他们不是怪物,他们需要的是你的聆听!

“人生有很多路,有些人幸运一点,快点得到想要的东西,但我要走比别人长一点的路才能达到目标,只要不放弃,最后我也能得到些。”这家港版“忘不了餐厅”的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员工说。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世情仿佛是一弯变幻莫测的河流,

时而湍急,时而缓慢;

人可似粼粼波光上的一瓣浮萍,载浮载沉,顺逆无定?

此瓣随波逐流冀望奔涌一抹湛蓝浩瀚,

彼瓣遭逢逆流不进则退以致苦困一隅,

好些人因此需等待内心的创伤愈合,

愁绪得以梳理,才能重新出发,寻觅心之所往。

尽管时间是良药,还需“希望”作为药引方能发挥药效。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阿坤是精神病康复者阿坤坦承曾经患上抑郁症,坐困愁城的日子难过,多难过,人生却总要走下去。

“我是一名精神病康復者,医生当时判断我是抑郁症,思维上没有问题,但是情绪上会波动,思考很负面,有时候会哭,我在家里修养了一年,我想试着到外面工作,觉得会比较有动力,不过我其实曾担心过,走出“安全区”来,对于一般人需要勇气,对于抑郁症患者更犹如攀登峻岭,九牛二虎之力才可跨越心理的障碍。刚开始我做起来比别人会慢,总觉得自己很孤单,又很容易出情绪,但是在他们的鼓励下,我越来越有信心,慢慢地也会愿意和大家沟通。”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阿坤最初并非出身于饮食行业,而是在工厂工作,工作环境有着天壤之别,当时社企鼓励他尝试到社企餐厅工作,他千头万绪都是忧虑,因此百般不愿转换工作环境,“社企说我做得不错,不如试试出来社企餐厅工作,鼓励我出去做。当时我不愿意的。”最终,阿坤仍是踏入了“香城茶室”,刚进来就做楼面工作,惟有积极投入餐饮的行业,接受做餐饮的形形色色训练,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学习。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想不到,这是其人生转捩点,顷刻的转变,便取决于当初有否勇气昂然踏出的第一步。

穿梭时光隧道

“香城茶室”凝结了90年代的香港光景,怀旧的氛围糅合艺术的气息,入内进餐恍如穿梭时光隧道回到昔日;想不到,透过味蕾亦可深深细味历史情怀,回味属于香港人共同的集体回忆。世事诸多巧合,无独有偶,其所在地竟与“历史”息息相关,茶室恰巧位处尖沙咀香港历史博物馆一楼。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香城茶室门前的一个绿色的复古茶档,如实地呈现了昔日街头茶档的旧貌,横匾招牌上中间写着“香城”,左右两侧亮着醒目的红字“咖啡”、“红茶”、“冰花”、“炖蛋”,幽幽地散发着沉淀于历史的美食香气。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复古特色的历史装修比起其他为了营销特色而专门装饰得复古的网红餐厅,香城茶室更弥漫着浓浓的人情味以及传递着人与人之间最动人的爱心,伙计之间犹如“大家庭”一般守望相助,互相理解及包容。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普遍而言,社会公众遇到精神病康复者,多退避三舍,主因离不开理解及认知不足,多一番同理心,便可为他们带来多一点喘息的空间。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郁结如蟒蛇紧缠内心

抑郁症近年来由于多位演艺圈的明星不幸受到此病痛的折磨被媒体曝光后,逐渐被广大群众所知悉,张国荣、金钟铉、乔任梁等多位演艺界有才气的明星更是因此病情自杀而被广泛关注。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张国荣(图片来源网路)

患者常觉得自己不被理解,感受及想法没人明了,说不出的郁结如蟒蛇紧缠着内心,莫名的负面情绪四方八面袭来,患者不免感到四面楚歌的无助感。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乔任梁(图片来源网路)

身为“过来人”的阿坤非常明白这些痛苦,他分享:“那时,觉得很多人不理解我,我会觉得十分孤单。我当时的思想确是这样,觉得他们不明白我。”在茶室工作了四个年头的阿坤,经历了数载春去冬来夏末秋至,自然与茶室培养了浓厚的感情,然而这种情感不单单是工作领域的归属感,更是触动心弦的感受。

他形容自己犹如与茶室一同成长,“最开心的事情,大家都是康复者,大家亦明白大家,犹如一个大家庭。在这里工作比在工场工作确是有很大改变,说话多了,自信强了。”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得以发挥所长的工作环境

茶室经理Cindy指出:“香城茶室成立了四年,是一家社企形式的餐厅,智障的同事,残疾的同事,也有精神病康复者。以我认识的人而言,他们对精神病康复者都较敏感会害怕及避开,然而,茶室是一个理想的工作场所让他们重拾自信与外界接轨。”以自负盈亏方式营运的茶室为残疾人士提供就业及在职培训机会,对于他们而言,更是一个理想的平台,既可学习职业技能,亦可多接触社群与人沟通;对于社会而言,残疾人士能够自力更生,减轻了社会的负担,达成“双赢”的局面。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茶室经理Cindy

茶室用自助购票形式,点餐付费的程序由客人自理,大大减轻员工的工作压力及“出错”机会。未曾与残疾人士共事的Cindy,来到茶室抱持开放态度接受精神病康复者。工作了好些时日,她认为残疾人士的工作能力如一般人无异,只是比较缓慢,以及需要多加提醒。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港式奶茶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沙爹牛肉通粉

刚来到这里的新员工,由浅入深从简单的工序开始逐步学习,首先学懂如何收拾餐桌及送餐,如何去处理碗碟等。如有机会,便会将其安排于水吧工作,做饮品及三文治等食物,例如港式奶茶、沙嗲牛肉通粉、配奶油脆猪及餐肉蛋。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Cindy经常逗员工开心

Cindy对于员工的工作表现赞不绝口,“他们达到某水平能独立处理食物,制作过程十分认真,做事很有心机,工作表现不错。工作或生活总有不如意的时候,经常叫他们放开一点,说易行难,不是在旁边说两句就解决到,花多点心思及时间,真正去关心。

犯错了,要跟他们解释不要紧,下次不再犯就好了,多了解他们,最主要是聆听。”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相处之道以诚相待

除了新手员工从头学起,Cindy亦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因为她以前没有与精神病康复者等残疾人士相处的经验,惟有在工作中慢慢摸索与他们共事合作的模式,人与人相处之道终究都是以诚相待,她说:“他们很单纯及直接,要求并不多,你只要用心对待他们,关心他们,他们绝对接收得到。”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工作与生活难以分割,透过工作赚取金钱以维持生计,薪金愈高是否与理想工作画上等号?Cindy现时在茶室的薪金,相比过往的工作为低,她没有着眼于金钱的多寡来衡量工作的理想程度,她丝毫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更坚决认为是绝对值得。

金钱以外还有其他值得珍视的东西,愈重要的东西愈要用心才看得见,Cindy与员工用心相处,发现了总能够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一些东西,深切体会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哲理,更懂得放下执着,以另一个视角待人接物。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看见他们在如此逆境下,那么努力去投入社会,自己也没有那么执着,所有事情放开一点,我觉得自己十分幸福。”

幸福,从来不在遥远边际,而是一直植根于心田深处。

港版“忘不了餐厅”,专聘智障残疾精神病康复者,员工:这里像家

香城茶室

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漆咸道南100号“香港历史博物馆”1/F

交通:红磡站D6,步行11分钟

营业:星期一至五10am-6pm,星期六日及公众假期10am-7pm,逢星期二休息


采访:文朗琛

编辑:微白

摄影:谢本华